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世界知名奢华腕表品牌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给人的最深印象无疑是贵——入门款腕表都要数十万,顶级作品售价更是高达八位数。但RICHARD MILLE贵重却不小众,根据最新发布的2023瑞士钟表产业年度报告,RICHARD MILLE年营业额高达15.4亿瑞士法郎(约122.12亿人民币),排名与去年齐平,保持在第六位。而市场份额占比提升超10%,从2.7%升至3.1%。要知道,榜单中大牌云集,不乏百达翡丽、劳力士、江诗丹顿等百年制表品牌。而RICHARD MILLE能在其中杀出重围,连续五年跻身榜单前十且稳中有近,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创造力。

  在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的发展过程中,“求稳”从来不是他的标签。2000年巴塞尔国际钟表展期间,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的第一款机械腕表RM 001被抛在地上展示,向现场的经销商和合作伙伴证明了这款陀飞轮机芯的过硬质量的精湛技艺,随即引发热烈回响。

  

  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 RM 001

  在此之前人们认为陀飞轮调节器是很脆弱的复杂装置,只有在需要精心呵护的特殊表款上才会配备。然而,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在当时所有的技术先例中另辟蹊径,设计出方便维护并抗冲击出色的陀飞轮机芯架构。表壳和机芯的设计齐头并进,摒弃了采用任何表壳衬圈来加以支撑,这样的设计在当时十分少见。并且作为品牌的第一枚腕表就配备了陀飞轮,体现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想要在当代高级腕表深耕的决心。

  RM 001一鸣惊人之后,酒桶型、陀飞轮、定位在顶级钟表的价位和设计走向公众视野,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逐步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自主研发机芯,为不同场景提供强大“心脏”

  再精美的外观离不开一颗强大的“心脏”,自主机芯的研发一直是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所投入大量资金研发力量的方向。2012年,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的第一枚自主机芯CRMA1诞生了,配置于RM 037女士腕表中。另一枚女士腕表RM 07-01则搭载了品牌第二枚自主机芯CRMA2。

  

  机芯CRMA1和CRMA2为品牌带来了极为重要的专利设计——“可变几何结构摆陀”,可根据佩戴者的活动来调节自动摆陀上的两个移动砝码,改变主发条的上链力度,解决发条上链过快导致走时加快,或是发条旋紧上链的作用力不足导致走时变慢等问题。

  2001年至今,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理查米尔已经推出十多款自主机芯(具体数字待品牌方核实),所生产的腕表中,55%都采用了品牌自主研发机芯。

  如何搭配机芯是根据表款的特点进行选择,比如机芯CRMA7,搭载于与运动“共生”的RM 67-02腕表。RM 67-02整体仅重32克,除表壳采用特殊专利的Carbon TPT?碳纤维和Quartz TPT石英纤维材质外,表带也使用了更加适合运动的弹性织物材质。

  

  RM 67-02 Sprint(短跑)

  为了让整体重量更轻盈,机芯也做了一些全新设计,其自动摆陀的摆臂以Carbon TPT碳纤维材质制作,并运用白金材质制作摆陀外缘以平衡摆重,可有效为发条盒上链,同时让这款超薄镂空机芯保有紧凑尺寸、利落线条。

  

  而在另一枚兼具生活方式与运动的RM 72-01飞返计时码表上,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则为其配备了CRMC1自主机芯。该枚腕表定位在休闲与正式场合的中性腕表,设计风格上也更具艺术风格。其镂空自动上链机芯采用了名为“双摆动小齿轮”的特殊结构,可以阻断不同计时器之间的扭力传输。丰沛动力直接由发条盒提供,通过安装在摇杆上的两枚摆动小齿轮离合器传递到计时码表的齿轮组,为计时码表的三个计时器提供动力。这些专门控制启动、停止、飞返和归零功能的摇杆由两枚6柱轮驱动,其结构可优化操作的同时性和功能锁定,同时确保设置恒久稳定。

  不循规蹈矩地设计,不设置上限的研发

  如果说整体仅重32克的RM 67-02已经打破了你对“轻量”的理解,不妨看看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与法拉利合作的超薄腕表——RM UP-01 Ferrari,刷新了机械腕表的纤薄纪录。

  

  RM UP-01打破腕表超薄纪录

  历经数十个腕表原型、超过6,000小时的研发与实验室测试后,RM UP-01 Ferrari腕表的厚度仅为1.75毫米,其机芯厚度仅为1.18毫米,充分体现了“技艺决定美学形式”的理念。再看机芯,虽然囊括了141枚零件,重量仅2.82克,却能承受实验环境下高达5,000g的加速度冲击。此外,RM UP-01 的动力储备可长达45小时,是一款真正适合日常佩戴的表,而非“概念”而已。

  对突破的执着和极致的追求,常常让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的研发周期长于一般腕表品牌。比如RM 65-01腕表的研发周期就长达五年,其复杂程度称得上是手腕上的“一级方程式”。其中一个重大突破是拥有5赫兹(每小时振动36,000次)的高振频可变惯性摆轮,以确保长时间更为精准的走时,并将秒表计时的精确度提升至十分之一秒。与Vaucher Manufacture Fleurier合作开发的一体化机芯,搭载六柱轮结构和垂直耦合装置,以确保其始终如一的稳定性能。这件精密的机芯宛如一个指挥若定的机械大脑,通过底盖即可将其尽收眼底。

  

  RM 65-01腕表

  另一项里程碑式的创举是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开发的首款自主专利的快速上链装置,只需在8点钟位置的按钮上按压125次,发条盒即可实现完全上链,并随时准备好为重要事件计时。这项实用功能被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的工程师形容为“非常有趣”,由于对扭矩传递水平要求十分高,因而开发过程尤为艰难。在老化测试中,该功能经受住了数千次的激活试验。

  艺术邂逅机械,让女性腕表迸发更多可能性

  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披露的2023年数据中,有一组值得关注: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女表销售占比为29%,这一比例对于高端腕表品牌来说并不低。

  2014年左右,女性对腕表的关注度日益上升,且对腕表的需求不止于作为一个装饰品,同时也看重腕表的性能。2014年诞生的RM 07-01系列,就在传承了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经典酒桶型表盘的基础上,不断谱写出风格迥异的腕表,其中不乏表现优异的女性腕表。

  

  RM 07-01

  RM 07-01的用意是为打造适合女性在日常生活与活动中佩戴的优雅女士腕表作品,因此品牌为其腕表不断加入更多丰富多彩的材质选择。依靠制表工匠的精准技艺,近些年,RM 07-01的表盘中点缀过钻石、黑色蓝宝石、碧玉、黑玛瑙、珍珠或Carbon TPT碳纤维。此外,雪花镶嵌工艺让一些白金和红金款腕表将更加闪耀夺目。

  

  

  这些技术都证明了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对腕表精致品质的追求。从金属表壳与陶瓷镶嵌,到色彩丰富的彩色陶瓷,到革新性的Open Link链带与链环款,再到诗意再现星空中不同星系演绎着新生与神秘的Carbon TPT?碳纤维镶钻款,皆保留其优雅的修长外形和制造过程复杂的人体工程学设计。

  坚持自我,不落窠臼

  正是因为对自我的坚持,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并不盲目追求潮流和数量,自2001年至今,仅产出了60,000枚腕表。2023年推出的15款新表也仅是研发突破的成果。

  比如RM 30-01自动上链腕表,特别之处是机芯搭载新升级的离合摆陀系统和大尺寸动力显示模块,塑造出独特的机械美学气质。离合摆陀机芯上链系统的雏形可以追溯至2011年推出的RM 030腕表,最大功用是能够让摆陀在发条盒满链后自动分离,避免过度上链而损坏机芯。本次新作对该模块进行全面升级,不仅大幅提高上链效率,还能够通过表盘9点大尺寸动力存储指示器直观呈现摆陀状态。

  

  RM 30-01

  

  RM 30-01

  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的成功离不开品牌哲学的贯通。理查米尔先生从品牌创立之初,就致力将从一级方程式赛车的开发或航空航天工业中所获取的创新领域技术和材料应用于制表工艺,坚持打造一款不哗众取宠、不折不扣的精湛时计。

  正是对品牌的坚持,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的每一款腕表上,我们都可以看到先进的创新技术、风格强烈的艺术和结构巧思,以及坚固耐用、易于使用却又不失细腻考究的设计。正因如此,市场对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的产量逐年递增,但在需求暴涨的背景下,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坚持不盲目扩大产量,不追求短期暴利,并通过收回经销商代理权来对更好地了解各个市场,提供更统一和完善的服务。

  品牌创始人Richard Mille先生曾说过:“我想设计出全然创新的产品,打破风行一时的经典风格,并始终坚持一个原则:为了成果而在所不惜。”从此以后,创新就成为RICHARD MILLE理查米尔信条。材质创新、技术创新、设计创新、服务创新,不断探索边界,坚持追求极致,成为现代制表领域不可忽视的年轻力量。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0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24-4-24 20:4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板块

精彩推荐

热门排行

明星用户

QQ|小黑屋|天之润护肤乳液官方网站

GMT+8, 2024-5-27 12:03 , Processed in 0.089968 second(s), 24 queries .